胡德明:养蜂记(小说)
作者 胡德明 2023-08-09
原出处:彝族人网

我的家乡坐落在一个偏远的叫毛菇厂甘海子的小山寨里。这里地势崎岖,四周群山巍峨,林木葱郁,芳草萋萋,流水潺潺,恍若人间仙境。居住在这里的人,物质生活虽然不如城里的人,但内心却始终保持着一种恬静与怡然的状态。
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yangfegnsddd1.jpg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甘海子山寨不仅景色秀丽,气候宜人,而且树木花草繁多。春天,冰寒刚过,山野的各种花儿陆续绽放。要数最先绽放的是腊梅花。春节刚过,春风吹拂,腊梅花蕾,缓缓舒展,忽然,豆大的花骨朵爆炸一般绽开了花瓣。很快满山遍野晶莹灿烂,花香四溢,晶莹剔透,令人赏心悦目。到了仲春时节,山寨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的花椒树露出了嫩芽,长出了绿豆般的花骨朵,缓缓的滋生出来,一朵、两朵、十几朵,努力向外舒展,绽放微笑。很快,椒花绚丽,随着微风袭来,一股股麻辣香味弥漫在空旷的山寨上空,幽香彻骨,使人心旷神怡。到阳历的五月份,索玛花(杜鹃花)儿盛开了。山寨四周的山坡上,石崖旁,小溪边,这儿一丛,那儿一簇,竞相开放着。这些花真是千姿百态,仪态万千,有的花低着头,像一位害羞的小姑娘,怕见陌生人;有的在绿叶之间开放,看起来更引人注目;有的向天空仰望,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有的高傲着头,显得几分傲气。山寨的天空时有阳光,时有云雾,阳光明媚时,索玛花红的荡漾,天空淡云浓雾时,索玛花浓红淡紫。各色的索玛花在阳光下发出诱人的清香,满芬芳,沁人心脾,招来一群群小蝴蝶,在花心上翩翩起舞。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除此之外,我们这片空旷的山野里随着季节的变化,还开着格桑花、蒲公英、雪莲花、蕨基花,以及很多不知名的花儿。这些花把偏远山寨装扮得分外妖娆,绚丽多彩。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如此之多的花,不仅是花鸟的生活来源和栖息地,而且还引来了一群群小小的蜜蜂,振动着翅膀,追逐着花香,不错过任何一种花开。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着如此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得天独厚的养蜂条件,阿爸动起了养蜂的念头。隔壁的大爸早已是养蜂能手,他每年养一大群蜜蜂,收获不少的蜂蜜。每年取蜜时,他总会送一些给我们尝尝。我用调羹舀一勺放进碗里,倒入温水,快速的搅拌几下后,就迫不及待的喝起来,真的特别香甜可口,回味无穷。他见有浓厚养蜂兴趣的阿爸时,就鼓励说:“你就试试吧,明年分蜂时我送你一窝。”我也央求着阿爸养养蜜蜂。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年的深秋时节,满山遍野的树木已全部披上了深黄色的新衣。但很快这些树叶由黄变成深褐色,随着冷风吹拂,窸窸窣窣地飘落到地上,聚集在树木皮层里水分渐渐也少了许多。这时,山寨里的人们开始进入树林里,砍伐起过年柴来。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天一早,阿爸拿着斧头和铁锯,带着阿妈给准备的干粮,走进山寨边缘这片属于我们家薪炭林的树林深处。他没有急着砍过年柴,而是选择一颗粗壮的桦树,抡起斧头就噼里啪啦的砍起来。不一会儿,一棵高大的桦树木顺势哗哗地倒了下来,其响声震荡在沉静的山野。阿爸拿起铁锯将这棵树锯成一丈左右长的两块木桐。他将木桐放进早已准备好的木架子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背到我家院坝边上。阿妈从屋里拿出毛巾,让阿爸擦脸上如注的汗水,不解地问道:“你这是做啥呢?”阿爸一边擦着汗,一边嗡声嗡气地说:“我要做蜂桶!”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往后的几天时间里,阿爸起早贪黑,一个劲的拨弄着这两块木头。他用斧头将圆木头劈成有规则的两瓣,分别掏出木心,做成凹状的木槽。他将两半凹状木槽对着缝隙放在一块,用细钢丝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做成有孔洞的蜂桶。他在我家自留地里选择了一块向阳的地方,将蜂桶放置在那里。为了不让雨淋坏蜂桶,阿爸找来几张木板将其盖上,还找来两块蜂桶口大小的石片放在蜂桶两边口子上,待蜜蜂进蜂桶后,将其关上。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年的阳春三月,山寨已春暖花开。此时正是分蜂的好时节。这天早上大爸急匆匆的跑到我家门口,笑着对阿爸说:“今天我家有一个蜂桶里面出来很多蜜蜂,可能要分蜂,你快准备好蜂桶吧。”旋即他又折了回去。阿爸赶快跑到早已准备好的蜂桶边,从里到外反复将蜂桶整理了一番,并搅拌了一盆泥浆放在蜂桶旁待用。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中午时分,用帕子将头裹得严严实实的大爸,提着装满蜜蜂的竹篓,迈着稳健的步伐来到阿爸的新蜂桶前,用戴着手套的手将蜂王轻轻放进蜂桶。蜜蜂有的在蜂桶四周嘤嘤嗡嗡地飞舞着,有的紧紧地贴在竹篓里,一动也不动,有的飞进蜂桶又飞出蜂桶,有的飞到蜂桶上用鼻轻轻嗅着,仿佛在检查蜂桶是否有异味。大爸用熟练的手一把一把的将蜜蜂轻轻抓进蜂桶里。待竹篓里的蜜蜂基本上进入蜂桶后,他拿起石片将蜂桶两边门关上,并用泥浆将缝隙涂抹严实,只留下拇指般大小的洞供蜜蜂进出时使用。阿爸站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着大爸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还不时地向大爸请教着养蜂的一些日常管理方法。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此,阿爸隔三岔五地去蜂桶前转转,看看蜜蜂进出是否正常,工蜂是否采花蜜积极。当他遇到蜜蜂管理方面疑难问题时,就跑到大爸家里求教。大爸是个热心肠人,将自己多年的养蜂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阿爸。很快,阿爸就完全掌握了山寨养蜂的基本技巧。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由于耳濡目染,我已渐渐喜欢上了蜜蜂。每逢星期天,在帮着家里做事的闲暇之余,我常常跑到蜂桶旁,悄悄地蹲在那里仔细地观看着蜜蜂从蜂桶洞口飞进飞出的热闹场景。蜜蜂那毛茸茸的身上有着和老虎一样黄黑相间的条纹。它们翅膀略带一点透明,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仔细看能看见一条纵横交错、排列复杂的纹路。它的尾巴上有一根坚硬而锋利的尾刺,好像随时准备防御敌人的攻击似的。它们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仿佛都从一个模子粘贴复制而成。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有一天阿爸蹲在蜂桶旁看蜜蜂看得痴迷时,大爸就来到他的身边,给他传授蜜蜂的各类知识。其中,令他感兴趣的是蜜蜂的组织系统。蜂王是群蜂之母,受群蜂拥戴。工蜂是基本劳动力,内务外勤,均由它们承担。由于过度劳累,工蜂寿命非常有限,最多能活四至五个月。雄蜂是群蜂中的寄生虫,只吃不做,游手好闲。因此,养蜂人待它们与蜂王交配后就将其诱杀。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爸一边给阿爸讲养蜂知识,一边仔细观察蜂群的动向。突然,他给阿爸说:“再过几天,这窝蜂可能要分群了!”于是阿爸每天上午就到蜂桶旁密切关注蜜蜂的动向,因为蜜蜂分群一般在上午进行。原来,蜜蜂分家前是有征兆的。在分蜂前,蜂桶周围会聚集很多蜜蜂,表现出焦躁不安的神态。阿爸按照大爸的交代,紧张的进行着分蜂前的各项准备工作。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将摆放在院坝边上的另一个木桐,做成与前一个蜂桶一模一样的蜂桶,放置在羊圈旁边的山坡上。阿爸从山林里砍来冷竹,用弯刀将其刨开,细心地编制招蜜蜂用的竹篓,他还特意从区商店买来了一双厚实的帆布手套,准备招蜂时用。他在火塘里掏出炭灰,满满地装在两只大簸箕里备用......紧张的分蜂前的准备工作已就绪。此后的时间里,阿爸放下手中的农活,密切地关注着蜜蜂的动向。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天没有一丝风,炽热的太阳朗照在山寨的上空。阿爸照旧一早就到蜂桶边观察着蜜蜂的动向。在中午时分,阿爸急急忙忙地跑回家中,对正在吃饭的全家人说:“蜜蜂要分家了,大家赶快准备拦截蜂群!”旋即又折了回去。说时迟那时快,我和阿妈还有几个妹妹很快跟着冲了出去。我们有的拿着撮箕,有的拿着木盒,大家各自都装满了炭灰,分头站在房前屋后,全神贯注地等待蜂群的到来。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时,蜂桶小洞里的蜜蜂如流水般往外涌流,霎时间飞满天空。蜂群飞得很低,几乎贴着地面飞翔。据大爸说,这表明蜂群还没有在野外找到栖息地,拦截力度不大。蜜蜂分群时,如果一开始时就飞得很高,这说明它们已在野外找到了安身之地。这时候,仅凭手里的炭灰是没有办法拦截住它们的,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它们飞向远方。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蜂群已经在蜂桶的上空完成集结,开始离开蜂桶在院坝的上空飞舞着、盘旋着。每只蜜蜂都嘤嘤叫着,有的低声呻吟,有的声嘶力竭地吼着。这样上百只乃至上千只蜜蜂的各式各样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股巨浪,震荡着山野。蜜蜂飞舞的隆隆声音惊起在房前屋后觅食的鸡,它们扑愣愣地跑进圈里躲藏起来。猪圈里由于吃饱食而酣睡的猪也被惊醒,探头探脑地走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飞在花椒树上吸吮花蜜的雀鸟也被惊起,纷纷飞到遥远的树林里躲藏起来。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们向蜜蜂飞来的方向不断抛洒着炭灰,一时间天空布满濛濛的碳灰,分不清是飘舞着的蜂群,还是飘荡着的尘埃。蜂群紧紧围绕着蜂王一会儿飞向东边,一会儿飞向西边,一会儿又久久盘旋在院坝的上空。蜂王带着蜂群一会儿在花椒林中旋转,一会儿在房前屋后乱窜着,一会儿飞过屋顶,飞过花椒树梢,盘旋着飞向了高空。我们眼巴巴地看着蜜蜂飞向高空,口里不断地说着:“完了完了,看来蜜蜂在野外有窝子了!”正当我们叹息时,意外的事发生了:在半空中飞翔了一阵后,蜂王又带着蜂群慢慢地降落了下来,向房前屋后盘旋着,弥漫着。我们爬到屋顶上、高坡上,不断地在蜜蜂聚集的高空抛洒着碳灰。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蜂群在遇到阻力后,仿佛感到有些倦怠了。于是,蜂群慢慢地寻找降落的地方,我们大家有意识将蜂群赶到房前那棵花椒树上。蜂群围绕着这棵有了一定年轮且粗壮的花椒树飞了几圈,最后徐徐降落在上面。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蜂群在花椒树枝干上倒挂着,像毛茸茸的黑绣球。它们围绕着蜂王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拥着一个,紧紧地抱成一团,嘤嘤嗡嗡地吼叫着。待蜂群情绪稳定了一阵后,阿爸用黑纱布将头和脸紧紧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只露出眼睛。他戴上手套,拿着竹篓蹑手蹑脚地来到蜂群旁。他屏住呼吸,用手慢慢地将蜂群移动到竹篓里。面对生疏的竹篓,蜂群不肯移动。阿爸将蜜蜂一次又一次地移动到竹篓里,可它们一次又一次地移回到原地。这时,阿爸回想起大爸说的那句话:“移蜂群一定要先移蜂王!”于是,阿爸轻轻地拨开蜂群,将隐藏在最里面的那只蜂王捉住,轻轻地放进了竹篓里。这时,蠕动着的蜂群,向着竹篓缓慢地移动起来。等蜂群全部上了竹篓,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阿爸提着从花椒树上收下来的蜜蜂,走到羊圈旁山坡上的那个新蜂桶前,开始着手移蜂群。他首先将蜂王移送进去,随之,蜂群跟着依次进了蜂桶。这样,我家又增加了一桶蜜蜂。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特别喜欢这两桶蜜蜂,把它当心肝宝贝对待。每当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蜂桶周围转转,看看蜜蜂采蜜情况。这两桶里的蜜蜂非常勤劳,从不懈怠出工。那些收获巨大的蜜蜂鼓着肚子,两腿上全是花粉,仰起头一晃一晃的,充满了骄傲。阿爸看到勤劳的蜜蜂时,满意地露出了笑容。到了深秋季节,正值割蜂蜜的好时机。阿爸逐个打开蜂桶盖子,点上燃草,将蜜蜂熏开,看看蜂蜜储藏情况。如果酿制的蜂蜜比较多,他就适当割一点,给全家人尝尝。如果酿制的蜂蜜少了,无论我们怎么央求,他一点都不给割。他说:“要给蜜蜂留够过冬的食物!”到了冬天,天寒地冻,寒风刺骨,他就抱来蕨基草,把蜂桶紧紧包围住,不让一丝儿冷风吹进蜂桶里,让蜜蜂在里面温暖地住着,快乐地度过冬天。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来到一年的三四月间。这年,山寨的春天来得迟了一些。随之而来的是各类花草树木发芽迟,更不用说是繁花似锦了。阿爸看到蜜蜂将桶里储存的那点食物快要吃空时,心里非常着急。于是他四处打听,看哪些地方的花开了。当打听到色林那个地方地势低,气候暖和,有不少花正在开放时,高兴极了。他亲自去实地查看了一番,感到是个养蜂的好地方。于是,他分两次将仅有的两个蜂桶背到十几里之外的色林豆儿地。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里地势开阔,阳光充足,花源丰富。那一簇簇艳丽的桃花,似铺了一层粉色的地毯在山野里展开来,着实使人心醉神迷;那一朵朵雪白的野梨花,把空旷的山谷染得雪白素静。尤其惹人喜爱的是索玛花(杜鹃花),它们有的已经开放,有的正在打着骨朵。已经开放了的形态各异,五彩缤纷,花香四溢......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把两个蜂桶放置在向阳而避雨的岩脚下。当蜜蜂看到如此美丽的地方时,就迫不及待地从蜂桶里面涌出,嘤嘤地飞向花丛中采起花蜜来。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的主业是农活,养蜜蜂是副业。他将蜂桶狠狠加固后,放心地离开回家干农活。每四、五天,他就去看一次蜜蜂采花蜜的情况。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到了这年的农历六月,山寨四周已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正是蜜蜂采花的最佳时节,阿爸又将两个蜂桶背回来,稳稳地放置在原来的地方养起来。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阿爸的精心照料下,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我们家的蜜蜂已发展到十多桶,差不多跟大爸家一样多了。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六月的山寨,天空蔚蓝蔚蓝的,飘着几片淡淡的白云。满山遍野都是索玛花儿,随着微风轻拂,一股股沁人心脾的花香直扑鼻孔。那时,山寨的野外热闹非凡,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蜜蜂,它们在忙着采花制作蜂蜜。这时节正是割蜂蜜的时候,这也是我最为期待的时节。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天早晨,阿爸吃过饭,就将蜂桶逐桶打开,看看蜜蜂一年来的生产情况。阿爸叫我拿着大瓷盆跟着他去割蜂蜜,我非常高兴地跟他到蜂桶前。阿爸给我和他自己戴上防蛰帽和手套后,十分小心地打开蜂桶盖,提起有蜂蜜的巢脾,把蜜蜂抖落到蜂桶里,拿出抖干净的巢脾,用割蜜刀割出。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连续地割着蜂蜜,我不断地接过蜂蜜装入盆里。摆在盆子里的蜂蜜,黄橙橙的,清香四溢,让人垂涎欲滴。阿爸见我这副馋状,从盆中挑了一些上好的蜂蜜让我品尝。我掰一小块放进嘴里嚼,顿时觉得蜜汁四溢,渐渐浸润的甜,从舌尖到喉咙,再到胃,一点一点蔓延,感觉甜到了身体的每个角落,甚至每个细胞。黏手的蜂蜜糊得我满嘴都是,感觉嘴角有什么东西缓缓流下来,我急忙用手指抹了抹,一看是蜂蜜,赶紧舔了舔指头,不让它白白流到地上。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趁着天气好,一天内连续割了四、五桶蜂蜜,我也跟着阿爸尝了四、五桶蜂蜜,发觉一桶比一桶好吃,一桶比一桶甜。这天我不知吃了多少蜂蜜,打出的饱嗝都是甜甜的蜂蜜味儿。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夜半时分,我突然惊醒,感到一阵阵恶心、腹痛,继而浑身酸痛。我强忍着,尽可能不惊动在睡梦中的阿爸阿妈和几个妹妹。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却越来越疼痛,甚至感到一阵阵晕眩,胃里翻江倒海,禁不住呕吐起来。阿妈见状十分焦急,催促阿爸尽快请生产队里的那个赤脚医生来看看。这时,隔壁的大爸闻讯赶来家里。当他问明白昨天我吃蜂蜜的情况后,安慰阿爸阿妈道:“这是中了蜂蜜的毒,不过不要紧,我有办法治。”原来,每当天干少雨时,不少花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毒素,特别是索玛花毒素更多。蜜蜂采这些花所酿制出来的蜜就不同程度的渗着毒。多吃了就会中毒,但一般不会危及生命。昨天阿爸阿妈及几个妹妹都吃了蜂蜜,但他们却没有事,唯独只有我有事,其中原因就是我吃过量了。大爸从山林中采了一丛绿油油的竹叶,将其砍成碎片,放到锅里煮汤。他端来一碗浓浓的竹叶汤,让我喝下。竹叶汤呈淡绿色,味特别苦。为了尽快消除疼痛,我一咕脑连续喝了两大碗。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我自觉胃舒服了一些,全身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到第二天,我身上的症状全部消失了。面对灶台上一盆盆黄橙橙且甜甜的蜂蜜,我又顾不得阿爸阿妈的劝阻,又吃了满满的一大碗,不过这次吃了没有事,因为在这之前我喝了足足两碗竹叶汤。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阿爸将割回来的蜂蜜,放到锅里并加上少量竹叶水(主要是除去毒素)熬制。待竹叶水煮干后,将蜂蜜舀出,用一块纱布挤出蜜汁,装进瓶子里,安放在橱柜里,待过年时食用。DOl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发布: 阿布亚 编辑: 阿布亚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