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作家起云金长篇小说《彩虹桥》连载(12-13)
作者 起云金 2022-12-11
原出处:彝族人网

image.png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二

十多年后父母生了我这一独儿子,起名林雪峰,我就在这样艰难而快乐的马帮生活中长大。你爷爷和奶奶为了兑现对你祖爷的承诺,在拼命地赶马帮赚钱和想方设法生儿子。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看着马帮沿途人见人爱的儿子一天天长大,长到了自己当年娶老婆的年龄,觉得这儿子总有点不靠谱。同时,也想在众多马帮路上见识的姑娘中找一个来做自己的儿媳妇。晚上与老婆凤芝商量儿子的事,凤芝说:“这儿子长的人才倒是好,感觉有一点不实在,是该找一个姑娘成家后心才能落下来,将来才有出息,也不知他心中有没有中意的,我上次与你去古雅村岩松家祝寿,他那幺女人才长的也别致,聪明可爱,雪峰也见着几次,不知他对这女孩有无想法。”林忠山说:“马帮沿途众多村落中,标致的姑娘倒是很多,听马帮哥们说,喜欢雪峰的也有。上次还有一个大江头村村的凤明月父母来找我了解今年外面的茶叶行情,我看出是意试探一下雪峰的心思,雪峰好像没感觉似的。”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芝说:“今年的春茶只有一定数量,你与马帮哥们商量一下去缅甸走一趟运点茶出去,运点金银玉器回来,一年一度的山街也要开始了,把雪峰带上,由他负责驮运盐巴,你负责春茶,沿途细心过问一下雪峰的婚事,找一个既漂亮又聪明贤惠、知书达礼的,这个家将来也才有发达的希望。”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晚上,凤芝备了一桌好菜,林忠山约一起赶马的林忠宏、林忠雨、林忠云、岩云、岩云岗、岩云波、岩晓云,在酒桌上商量这次运春茶到缅甸之事,酒喝到一半,林忠山叫老婆凤芝叫儿子林雪峰一起来听一听运春茶的事。林雪峰刚小心地在平时对自己好的岩云岗边要坐下,父亲叫道:雪峰过来我身边坐下,别去烦云岗叔,这次有好的事要你去办。雪峰拍了一下云岗的肩膀,起身来到父亲身边找了一个凳子坐下。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说:去年冬天的一场大雪,让我们这一带的茶山春一打就发了发好芽,各户收到的春茶都比往年又好又多,一年一度的山街也要到了,今晚约大伙来商量,准备一下把茶叶运出去,运一批银器、玉器回来,在山街上好好捞点本回来,为下半年的生计打点基础,想听听大伙的意见。岩小岗喝了一口酒放粗嗓门说:高山一带比往年年成好,采的也比往年早,我们要趁北方的马帮还未来前,把收的春茶驮出,才有赚头,如果北方的马帮一来,把茶叶价格抬高了,我们的赚头就少了。林忠云插话说:昨前天我在村里听说,北方的马帮已派人来了解今年茶叶的行情,估计也要抢先一步来收运春茶。春节一过,去年运去的茶叶、玉器、银器已是卖空了的时候。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接过话头说:我们做这一行最要紧的是赶个好早,赶个节气,在五六月份前要走一趟南北,今年龙年明年蛇年,赶在今年办喜事的多,出去多运点银器、玉器回来,骡马也休整了两个月。林雪峰多识两个字,你帮林忠宏把收茶叶的信息在山头村、大丫口村和江那山、龙潭村等贴出去,明天开始收购春茶,大家准备一下,由林忠雨算个日子,近期就出发,这次我父子俩一起与大伙同去,让雪峰也锻炼一下,我也要看看他的能耐,以后也才放心他单独走。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云冲着雪山笑着说:一路的姑娘怕早等着情哥哥了,雪峰好好带点礼物,去还还那些姑娘的心愿,这回我当叔的一定要帮你领个姑娘回来,那么多姑娘各有风情,有漂亮的,有可爱的,有风骚的,有文静的,有双凤眼的,有脸白的,有高挑的,有小巧的,有瓜子脸、圆盘脸的,有胸大、胸小的,你喜欢哪一种你尽管说,我去帮你做媒。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峰听着岩云的话,偷看了一眼父亲,父亲一脸的严肃劲,不敢说话,岩小岗帮雪峰说话,岩云风流成性,认识这么多类型的女人,你老婆转告我婆娘说,叫我们出去要看管你严点,别让那一路风骚的女子迷惑,雪峰是我们的马帮公子,大家要保护好,别像你一样变坏了。岩云抢过话题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忠山大哥,你赶快给雪峰侄儿找个姑娘,不然他会让那些一路的女子迷疯的,凤芝嫂也等着抱大孙子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忠山叫大家喝酒,多谈运茶之事,雪峰的婚事多谢大家关心,水到自然成,缘分未到急也没用,那一路的女孩也不知哪个好,你们见的只是外表脸蛋,那衣服里面的心是好是坏难看得透,林忠宏这个半仙也怕看不准,大伙多给关照,要百里挑一,好好帮雪峰找一个姑娘。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领着十个人、五十匹骡子驮着春茶的马帮出发了。凤芝等马帮的亲人们送行到了村口,凤芝拉着雪峰一一叮嘱,路上多个心眼,别赶路。在忠山的催促下,大家上马走出了妻子的视线,一岗一警,一山一程走在熟悉而艰难的江边小道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峰的心也像江边的山路一样七上八下的,走了多次的马帮路,识路的马都知道马蹄该如何前行。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经过三天的行程,马帮来到了金沙江上游其中村,这是通马帮路上的一个中转村,村里有藏族、彝族、保傑族,据说也是古时各路马帮在这儿被村中姑娘看上,留下后形成各自族的村落。其中村江对岸还有一座藏传佛教寺庙,驻有一名德高望重的活佛,这是有名的出美女的地方。林忠山领着马帮来到客店,女店主就主动出来迎接。客店在村中靠后山上,马帮还离客店两三里远,其中村马店主那桥仙的女儿那秋沙早就在三楼的阁楼上看见马帮一行了。客店前排是人住,中间有一间保管物品的大房子,有一张大床可供两人睡,看管货物,后排是拴骡子的地方,有水、草料。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秋沙看到雪峰,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她在天天夜夜等着他的到来,忙前忙后领着林忠宏_行把春茶放在最安全的房内,还牵来一条大黑狗拴在门边第三棵柱子上。雪峰与林忠宏在房内守着茶叶,岩小岗去负责喂骡子水、草料,岩小云负责去张罗吃处,林忠山与马店主询问今年货物及过往马帮行情,得知自己是第一批过往的马帮,林忠山看着马店主送来的茶水,得意地笑了一下。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小岗来叫林忠山到江边饭店吃饭,林忠山叫雪峰与林忠宏留下看管货物,老板娘说不用看了,那黑狗与她和女儿都不离开,请放心去吃饭。那秋沙也看着雪峰说,我们这儿从未丢过客户的东西,哪怕是一针一线。林忠宏说那好,顺手把门锁上了,对那秋沙说,丢了东西就用你作抵押,跟我们到那江岭村。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店主那桥仙说,只要你们看得中,就领去吧,说着看了林雪峰一眼,顺便用余光瞟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心里想这小伙越来越标志了,高高的身材,略带黑的脸,脸上比去年来时少了点笑容,更稳沉了一些,要是这小子看上女儿,自己也会同意将她嫁给这个未成熟的小伙子。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雪峰走了,精明的那桥仙看出了女儿走路的细微变化,脚下有一点跳的感觉,她想等林忠山回来大着胆子,试着给女儿说下雪峰的事,这女儿大了,村里小伙来追的多,不知是什么原因,自己和女儿总是没看上一个中意的,时间长了有点烦,又买了一只大黑狗看门,因为女儿也得罪了村里不少人,特别是村尾的朱大哥,以前与孩子她爹是朋友,因女儿看不上他儿子,互相之间也来往少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门在外,重货在身,吃饭也只是个过程。林忠山对爱喝酒的岩小岗等几位说,按马帮常规,货物不出手,酒不能多喝。岩小岗借着酒兴回应说,你多关心下那女店主酒窖,她的酒会醉人的,我看出她那女儿也看上了你这个万人迷儿子,要不你们父子俩留下来上门,我们去运货,大嫂那儿我回去做工作。话一说完,大家都笑了,一群男人闯荡马帮,除了马帮的货物,酒和女人就是他们说得最多的话题,离家越远,说的最多,苦乐都在酒与女人之间。这林忠山已习惯了,只是这次儿子跟着一起出门,他的闲话比前几次少了,他端起酒碗回了一句,你家中老婆叫我出门看好你,你这弟兄,除了酒与女人不离口,别的坏毛病没有,雪峰跟你你要把他教好。岩小岗说,酒我不教他,我只教他看女人,这样你也可以早日抱孙子。昨晚我看那店主的女儿有点看上雪峰了,今晚回去我去说媒,这事准能成,我看女人的心是十拿九稳的。女人只要心跟了你,有时比男人胆子还大,今晚我就成全他俩一回。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知道这酒桌的话真不能真,假不能假的,叫岩小云把账结了,大伙见状,干了酒,起身一起回客店了。岩小岗后走时对女店主说你好看,酒菜也好吃,天天都想来吃你的菜,女店主赔着笑说,只要你天天来,我天天煮给你吃。岩小云来拉岩小岗说,明天又来,女店主最好的菜你别想吃,还是回去抱被窝好了,说着也冲女店主一笑,在酒话中回到了客店。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酒喝下去了,月亮升起来了,回到客店门口,狗的叫声从大院中传出,大门早早开着等他们回来。月亮照在石板铺成的院子里,白亮白亮的,和狗的叫声有点不协调。岩小岗顺着狗的叫声第一个走到院子中,却没有想象中的大黑狗冲出来,只有月光把自己的醉态全照出来,失望和幸福的笑声中传送出一句,这狗好奇怪,只见叫声却不见咬人,自己想在众弟兄面前表现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楼上传来一笑声:这年头的狗,怎敢咬吕洞宾,各位客家上来楼上喝茶,客房已为你们准备好了洗脚用水。那狗已被我家女儿关起来了,怕你们被狗吓着了以后不来住店了。林小岩乘着酒兴说,拿好茶不如拿好酒,茶我们有的是,林大哥送你的好茶你留着想我们大哥的时候又喝。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桥仙说道,菜酒都有,上来先坐会,你们的规矩我懂,只要到三更酒醒不影响上路就行。林忠山看着岩小岗还想喝酒,拉了一下身边的林小岩,林小岩心领神会,走到岩小岗身边说:按规矩是我俩轮着守夜,不能喝酒,近期听说有一些江鱼活动。一听江鱼,岩小岗酒醒一半,他酒醉心明白,这江鱼是本马帮的行话,指谋财之盗。外人哪听得懂,每一次出来,对一些行为定一些只有本马帮人知道的行话。一次马帮之行完T,行话就完了,下一次又重新定。岩小岗回头看了一眼林忠山,看到大哥脸无表情,转回头跟着林小岩来到货房,将门反锁,做上响铃机关,把货物边的地铺打开倒下睡着了,下半夜他要换林小岩睡觉,以防江鱼上岸被人劫吃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看着弟兄们各自回房间了,与林忠宏一起来到二楼客房,那桥仙和今天下午吃饭的女店主,和几个相识的男女已围着_张桌子谈论着他今天来时送她的上等春茶,有说成色好的,有说香味好的,有说形状好的,有说老板娘茶艺好的。看到林忠山一行进来停止了说话,老板娘站起来请客人坐在一边,其他人也笑着站了起来,等林忠山、林雪峰、林忠宏三人坐下了,才一一坐下。林雪峰扫了眼一屋子人,全是中年以上的,就自己一个年轻人在其中,他扫着大家的同时,其他人也在偷看他,他从心底里有一点紧张,特别是坐在她对面的一个满脸笑容的老道妇女,时不时地在仔细观察着他。他喝着用他们马帮送的自己的茶烤出的奶茶,好像一切都变了味,茶已不是茶,全是奶盐味。紧张时端起奶茶喝一口,心情就平静了。久走江湖的父亲似乎看出了儿子雪峰多喝了几杯奶茶的变化,瞟了一眼雪峰,也只询问女店主去年过往这儿的马帮有几起。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桥仙有一句无一句地随意答道,有本地的,有外地的,去年的生意还好,就是家里不顺,孩子她爹掉江里去了。说着说着脸色阴沉了起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坐在林雪峰对面的老练妇女抢过老板娘话头说,我这大姐命苦,小时候靠卖柴为生,嫁来大哥家两口子靠苦经营起这客店,两个女儿刚长大,眼看才过出几天好日子,去年陪我这大姐回江那边七棵树娘家,回来时小船上的骡马看到一阵狂风受惊吓,船翻了,两口子掉在大江里,大哥水性好死死抓住小船去救大姐,是老天保佑把大姐托在小船上扶着小船过了江心,看着平静的江水,哪知有一个大漩涡,大哥把小船推出大漩涡,等我们把大姐拉上来,大哥却喊不答应了,全村顺江找了一连几天都没找着,我这大姐命苦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见自己的话题引起店主不好的家事,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说:人生无常,我今天来时不见好大哥来打招呼,就觉得有点想他了,忙着没问,谁碰上这样的事不伤心,几位姐妹多来安慰这大姐,中年丧夫是人生之大不幸,今天就觉得怪,一般客店是不兴养狗了,今天却见门前三大只狗,老大姐对不住你,失口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雪峰对面的中年妇女接过话说道,要是江中有一座大桥多好,我这大哥就不会去守江了,至今尸骨未找到。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岁数最大的一个妇女突然笑着说道,我小时候听我外公说,很久以前我们村尾有一座彩虹桥建到江那边的,特别是每年七八月份发大江水,彩虹桥自然形成,玉皇大帝、王母娘娘每年都要来这桥上召见江中龙王、鱼王、虾王的,还派了两位仙女来守仙桥。当地的野猪王在一次下山捕鱼时看上了两位守桥的仙女,想讨去做压寨夫人,两位仙女不同意,在一次酒醉后下山来抢仙女,仙女跑到龙王处请求来打野猪王,这野猪王酒醉,看得不到美女,放一把火就把仙桥烧了,等龙王赶来把火浇熄了,江两边就只剩黑黑的石头了。两位仙女跑去告王母娘娘,王母娘娘很生气,但又可怜这一带的老百姓,下令说要等到一万年后江边石头变成金子才同意架桥。我爷爷说,这黑黑的石头何时才能成金啊,所以直到今天都没有桥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雪峰听着那妇女故事入迷,心想这石头成金架桥的故事何日能成。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故事把老板娘从悲伤中拉了回来,客店里面传出了笑声。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几位来喝茶的大姐在一口茶一声赞美林大老板的茶好喝,约好明天来买茶。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心想,不能小看这群婆娘,我这茶是运到缅甸赚大钱的,在这儿卖不值几个钱,再说这几个婆娘嘻哈八笑的,几斤几两不值几个钱,收又不好收,收了背后说你小气,不收这兄弟面前如何交代,又成了他们常年的话题,还是叫兄弟们明天一早赶路。心里这么想,口里还是答道好好,明早等你们来。说着走出了客厅,过道被月光照的白亮白亮。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雪峰顺着月光抬头望去,对面三楼的窗台,四五张姑娘的脸正对着客厅看,一个姑娘还指指点点的,他的目光在扫过一眼后停在了中间的一张笑脸上,熟悉而又有好感的脸,大脑回放了一下记忆,想起这是白天帮他叫狗的女店主的女儿,回想中那姑娘也像月亮一样扫射着他的全身,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后却落在对方的脸上,其中一个姑娘失态地喊一声,好帅啊,雪哥。这一喊也把林忠山一行的目光喊醒,顺着声音向三楼的窗台齐刷刷看去,一群姑娘正把他们当主角在观看,林忠山回望一下客厅,三楼的窗台正斜对着二楼的客厅,客厅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她们的监视之下,林忠山的心沉了一下,心想一个小小的茶局好像是这群妇女精心设计的一样,儿子林雪峰坐的位置正好对着三楼的窗台。这一想,他知道了今晚这群妇女和姑娘的用意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雪峰收回了盯着那姑娘的目光,心里却静不下来,在下楼梯时不小心多踩了一蹬,一个跟斗摔到了一楼过道上,唉哟一声就爬不起来了。这_摔也惊动了来送行的_群妇女和三楼窗台上的姑娘。林忠宏上前扶起林雪峰,林雪峰却起不了身,抱着左脚,喊着痛。二楼一群婆娘与三楼的姑娘也从楼上跑下来,围住了起不来的林雪峰,一个精瘦的婆娘说道,村尾的龙三保会请神还能治病,我去请他来看看,我_个女人家去了不方便,凤三姐陪我去请他。林忠山叫林忠宏把林雪峰扶在自己背上,在大家的扶持下送到了林雪峰的住处,看着摔着的小腿,只见越来越肿。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请老板娘拿来半碗酒,用明子火在上面烧了一会,酒精着火了,用手蘸着酒精在摔伤处轻轻涂抹着。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雪峰疼痛难忍,看到几个姑娘也在一两米处望着自己,咬着牙冒着汗忍着疼,眼睛看着父亲用着火的酒水在自己的小腿上抹来抹去。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小时过后院子里传来说话声,那桥仙说,神医请来了,林雪峰痛苦地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比父亲大的长着胡子、面容慈祥的男子背着一个小箱子向床边走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龙三保看见林雪峰,观察了一下他的面相,才掀去腿上的被子,摸了几下红肿的小腿,才慢吞吞地说,昨天我观看江边的水面,那风浪有点异常,那怪风是从江下面吹来的,我心想村里要有点小事,但是外面来的,不想是你们这起马哥们,我们这江面自从那彩虹桥被野猪王酒醉烧掉以后,就一直不顺,每年总要出一两台怪事,去年我那好兄弟龙台江才去了不久,今年才开春不久,这小弟又带灾来了。我看了面相和昨天看到的风,是那江水中那年在仙桥上的蜘蛛精在作怪,那江水中吹起的波浪就像蜘蛛网一样,一圈圈的,今晚你先吃点这江岸上的断骨草,明早我领你去火烧桥神地做一下法事,献点贡品就没事了。你小伙长得这么帅,一定是你今天到江边玩被水中的女蜘蛛精看上了,要你做她婆娘。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桥仙的女儿听了龙三保的话,脸一下沉了下来,愁巴巴的,心里想,今晚上在窗台上几个好姐妹都说要和她争一争这雪峰,还拿她取笑,不想这江水中的女蜘蛛精也要来和她争这个等了十八年才出现的白马王子。邻里村外没有一个小伙子有他帅,连自己的大黑狗都不咬他,她也觉得有点怪。想着想着就转身跑到自己的闺房去了,随她一起的姑娘也跟她去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雪峰的目光看着她们跑出了门外。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龙三保从箱子中取出几颗丸药叫林雪峰吃下,又从箱子中取出一个神葫芦,将刚才林忠山抹剩的酒倒在里面,拿着神葫芦对着林雪峰从脸到脚摇了一遍,口中念念有词,吹一口气,那神葫芦口就冒出一股烟来,拿着神葫芦在床四角摇了一遍,到房外四处走一遍,走在门口,跺了一下脚,啪一响,口中大喊一声,烧死蜘蛛精。手指着门外说,你们看蜘蛛精赶跑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顺着龙三保的手指看去,院子上空飘着一朵形似蜘蛛的黑云。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龙三保说,今晚没事了,大家休息吧,明早祭下江神就好了。叹口气说,我们这带的灾难就怪那仙桥烧了就开始不顺了,要等到江边的黑石变成金了,才会有桥,猴年马月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送走龙三保已是深夜两点。看着林雪峰脸上痛苦少了一些,林忠山叫大伙去休息,自己在地上搭了地铺,陪儿子休息。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躺在地铺上,一夜没睡。心想着这背时运的儿子和这希望赚钱的马帮货。这马帮朝前走不是留不是,儿子与马帮谁重要,想到鸡叫五更,才决定自己还是带着马帮去缅甸、印度,毕竟这马帮的货是全村的希望,儿子只是自己的儿子。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决定马帮走但又让谁留下看顾这背时运的儿子,那神汉说过江水中的蜘蛛精都看上他了,这男的长帅了也是坏事。谁留下来呢,马帮兄弟一个个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最后在两个人中选择,岩小岗聪明但坏主意多,林忠宏有文化,但又办法少,而且马帮队还离不开他,到一处还得他出面才能说清那地方的来龙去脉、风土人情,最好的是不贪女人不贪酒,大家都敬重他,他留下马帮前行的困难更多。岩小岗爱耍贫嘴,大坏事不出,总是给他出点小毛病,但遇事总能自我着想,想来想去想不出个好办法,他早早起来去与林忠雨商量拿主意。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两人早早来到江边,春天的江水平静而清绿,只有江边江水打在石头上才击起几朵浪花,你才想起这是一条江,不然还以为是一条绿色的路。林忠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林忠雨。林忠雨沉思了一下说,主要是马帮离不开你,不然你留下是最好的,看昨晚的茶局,那桥仙老板是有意在打量你这儿子,我看她女儿也不错,只是你这儿子被你管得太死,有几次你不在场,他又像无绳的骡马,无拘无束,活龙活虎的。这次运了这么多货,确实到印度、缅甸无林忠宏还不行,他对那边的人脉还拿捏得准,让岩小岗留下带带雪峰这小子,也让他与小岗学机灵点,不然今后你我这路走不动了,还得靠他来领这个头,你不好说,我来对小岗约法三章,酒是管不住他,这也乱不到哪儿,但混女人这点要立个军令状,同时雪峰病了叫他不要乱跑,也私下让雪峰监督他一点,他们一老一少,一混一懒,相互牵制,不会出大的问题。我看龙三保的样子,就知道这儿民风纯正,男女之事还是有古法的,不然那龙三保半神半医也没那大的市场。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听了林忠雨的话,也觉得事到如今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对林忠雨说,就这样办,岩小岗那儿你去认认真真交代,多留一点钱给他,雪峰那儿我去说。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等他俩回到林雪峰住处,岩小岗已来到林雪峰病床前,见到林忠山责怪道,昨晚也不告诉我一声,这货不运了,我们回去给林雪峰看病,我看他痛得满头大汗,怪可怜的,我一早从那美女店主那才知道的。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说,我们走了那么多的艰险的路就是为了运货,村里那么多人等着我们赚钱回去度日,路只有往前的,这是几千年留下的马帮规矩,哪能在我们这一代破了,让人笑话。林雪峰只是摔断了小腿,他不能走,我们还能走,你小子就是无原则的鬼主意多。本想还说几句,被林忠雨打断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雨对岩小岗说,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把小岗叫到一边,把看护林雪峰的事交代给了他,叫他等太阳照到江边了去找老板娘请龙三保来给雪峰用神药治一治,半个月后等马帮回来时,也许就好了,你们俩爱好酒可以喝,对女人要克制一点,这是多民族的村寨,讲文明起来比较文明,野蛮起来也是野蛮的,一心以雪峰的病为重。看护好他但不能把他教坏,他是以后马帮定的接任人,这你心里放明白一点、机灵一点。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小岗拍了一下林忠雨的后背说,我多想去看看外国女人,却让我招呼病人,还定下那么多不准,要不叫忠宏留下,我赶马去。林忠雨说,你三句话离不开女人,这事就这么定了,除了吃饭上厕所,你要天天守在病床前。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小岗说,说女人你们哪个不说,一上路你们不唱骚调就说骚课子,把我也教坏了,也是你们的功劳。我听你的,你到缅甸帮我带个玉观音回来,我老婆在我走时一再交代。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等岩小岗、林忠雨回到林雪峰住处,屋里挤满了人,十多个马帮弟兄都来到了林忠山父子面前,平时像沙子一样散乱的乱说乱讲的人,一旦遇到事团结得好比江边的黑石头一样心齐,为了大家的希望都愿牺牲自己的私利,这让病床上的林雪峰看到了马帮的团结,昨夜痛死没流泪,今早看着这么多的弟兄却感动得掉下了眼泪。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桥仙女店主的女儿也看到了林雪峰哭着如小男孩时的样子。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雨走到林雪峰床前大声说,我与林忠山商量了,马帮的规矩,马头只能朝前走,不能回头,家里那么多人等我们赚钱回去,那么多大小老板等我们运金银玉器回去,这别无选择,林忠山也忍痛割爱领我们一起前行,岩小岗留下照顾林雪峰,他俩平时也合得来,_刻也不能耽误,下_站丙洛那边早已信息传去订了客房,晚了赶不到。人可以走夜路,马帮的马走不了夜路,一路小心,稍快一点。岩云波的领头马稍快一点,后面岩小云的马多留神一下,林忠宏一路多前后协调一点,赶马调少唱一点,按时赶到,油茶喝了立即出发。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帮即将出发,林忠山问卖给昨晚那群婆娘的茶卖了没有,林忠宏说,这儿的村规是女的不上门买东西,加之看到林雪峰病了,她们也不来了,我问了那桥仙老板娘,那些女的早上山砍柴去了,是看看你这帮马哥给真心。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说,多好的民风,说着赶着自己负责的马匹同马帮-起赶路去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帮一连几天顺金沙江而上到虎跳峡,过丽江上大理,进永平,翻过高黎贡山,来到澜沧江的驿站达那村。马帮已不是第一次来澜沧江。面对江水,林忠山心中像江水一样起起落落,时而平静,时而浪花四溅。对赶马哥来说,走山路是最好的旅途,只要防住山羊,山路是坚实的也明明白白,人生在这条路上,来回已二十几趟,连马蹄都知道每一次放在什么位置。就是这江水,面对二十几次,直到现在也未弄清他的深浅,里面长什么样。特别是雨季,老天喜怒无常,这江水也喜怒无常,马帮每次来到这儿都要找原始的渡船,连人马货一齐渡过。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到江边找来了渡船,这江上的渡船很有讲究,年轻的船手无人敢做,这江面变化很大。中年人的生意好一些,每一家渡船都有已掌握熟悉的水路,顺水找一条平行斜插对岸的船线,顺水推舟,省力而又安全。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雨护送第一批货物到对岸,林忠山和渡马帮的船第二批进入,刚到江中,船手说小心,稳住马匹,有股水冲下来。林忠山朝上游看去,只见几十根黑色的木头在水面上一会头抬头的朝小船漂来。为了避让木头,小船转了90度,船头转向与江水顺流,与漂木一起向下游流去。一棵漂木直向小船冲来,船公用浆划了那漂木一下,漂木拦在小船尾后,漂木的力与顺江水的力,小船像箭一样顺江而下。过了不知多久,小船刚稳下来,又遇一个江中巨石,老船公来不及避让,大喊一声,抱住小船,抱住漂木,保命要紧,马匹不要管。老船公知道林忠山是马帮头,一把抱住他跳下了船,一只手抱住拦在小船后的漂木,随木漂流。等他醒来,自己已在江边一农户家烤着火了。不见了船公,主人说:船公顺江去找与你一起渡船的伙伴去了。林忠山突然一下想站起来,到江边一看,却发现自己穿了一条傣族男人的裙子,一位妇女指着地上的一碗酒说,林老板你把这碗酒喝了,那船公是我男人,他叫我你醒来不要着急,先喝酒暖暖身子,吃了饭再沿江而上,赶两个时辰的路,在你岳父母家与你那帮兄弟汇合,你那落水的兄弟有音信了会上来告诉你。那妇女边说边笑道,难怪你是我们傣家的姑爷,穿上这傣裙还是有点像傣家男人的。你的衣服在外面竹架上,大约个把小时就会干了,你走时将门关上,我去送饭给老公。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顺澜沧江而上,走了一天的路来到驿站达那村。林忠宏、林忠雨、林忠云、岩云、岩云岗都在驿站里了,看到林忠山活着回来,大家都围过来说:忠山大哥你把我们吓死了,还是昨天渡你的那个船公托人带信来说你落水后抱着一棵木头上岸了,今天回来,我们才放心,不然这几天我们都在沿江打听你的消息。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自嘲说:澜沧江神可能知道我是他们土司的姑爷,也不敢得罪我吧。又问林忠雨:货物没损失吧?岩云抢着说:我们的船都平安到达,所有货物都没有损失,真是老天有眼,谁叫你当初答应土司在澜沧江上架桥不架,不然我们也不用渡船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打圆场说:还是往前走路为好,我问了下那边的茶叶行情,正是涨价时节,我们又是第一趟马帮,发财的机会来了。忠山大哥回来,今晚找一家好的馆子要点好酒菜为他压压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忠山说:在落水那一刻我以为见不到大家了。我先看看货物,忠宏去好好备办伙食。说着在岩云引领下去到放茶叶的地方。看见货物,整个人才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儿子也大了,积累了这么多年,如这次生意成了,也该回去找岳父大人一起商量架桥的事。这几年,每到火把节,老婆凤芝总在提架桥的事,夫妻之间感情归感情,可一个男子汉答应的誓言,一生都要兑现。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门在外,马帮的晚餐在热烈而节制中结束,第二天一大早向怒水方向走去。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怒水的山水真是奇,远远望去像一条白色的云飘在两山之间,两山靠得很近,像两个初恋的情人,内心都想走进对方,但还缺少那点勇气。林忠山每次看到怒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来到怒水驿站秋娜村,找了一家客店安顿下来,已有当地的客商来询问茶叶的价格。林忠宏在试探中觉出近期的行情,得知自己的马帮是路过的第一起,并告诉客商说已答应了缅甸的客户,付了订金。客商说,他可以连订金的钱一起算在货价中,也免了他们走一段险路。林忠宏说,马帮是生意人,靠诚信起家,说了的就要做到,收了订金虽可退但声誉毁了。这一趟赚了大钱,以后无人理会断了后路。客商听了林忠宏的话,不高兴地说,从未见过像你们这样做生意的,有钱不赚,难怪行内流行你们金沙江的俾保,说保保打定的木刻比金子还硬,这次算见识了。看到客商看不起金沙江边的俾保,本想回应他几句,旁边的岩云出来打圆场说,人在商海,要遵守行规,木刻金规是我们祖上的规矩,凭这我们在马帮中混了几十代人,就是不赚钱我们也得遵行。在缅甸、印度,听说我们的木刻金规都愿意同我们做生意。后面还有北方来的很多马帮,你等他们来了再和他们谈谈吧。客商说,北方人认钱不认理,随意性大,我和他们订了几次货都失约,订金会赔但就是赚不到钱。还是你们的木刻金规好,明年我要赶个早与你打一令木刻。岩云说这好,等来年你多准备钱文,来我们金沙江岭村打一令木刻,喝一回酒,做一回朋友。客商边叹息边摇摇头走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面对怒水,林忠山最担心的是怒水独特的过江方式溜索,人、马、货都从溜索上过。记得第一次过溜索,那马就是不听话,滑到江中还在乱动,有一匹好马还掉到了江里,守溜索的人赔了钱,但找到一匹赶马帮的好马实在是难,加之日夜与马建立起的感情,十多年了回想起来都难以割舍。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第一个通过溜索过了怒水,紧接着是货物,岩云、林忠山,随着是马匹。到了溜马匹,找来黑布把马的眼睛蒙住。在怒水溜索人的精心陪护下,十多匹马顺利过江了。林忠山最后一个人过了江,一队人马总算安心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渡过了怒水,马背上的货物价值就能翻了一倍。林忠山的心情无比的高兴,这次赚了大钱。加之几十年的积蓄,一定要给凤芝家的澜沧江上架一座桥,也少给那土司岳父大人小看自己。儿子林雪峰也大了,这马帮也该交差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过了野人山,来到片马风雨丫口,林忠山一行人的心中像云一样轻松了,再走两天就可以到缅甸的克钦帮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片马驿站,安顿住下,来询问货物的客商更多,听说缅甸有英国人、日本人入侵,货物紧缺,今年的茶叶价格又贵了许多,有的地方是钱拿着都买不到茶,北方的马帮听说这边有战事,都不愿朝这个方向来,改成西藏方向。货物成了抢手货,林忠山叫林忠雨要好好守好货物,来不及吃饭,和林忠宏、岩云等一起来片马集市上看看。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所经过的驿站中,只有这里才能见到多国商人,小而窄的集市上货物应有尽有,但所有客商都比往年紧张一些。缅甸战事不断,往年在缅甸的客商也赶往这里逃难,货物的价格也比往年高。在集市上走了一圈不敢多停留,匆匆赶回住处,又留下岩云和忠雨一起看管货物和马匹,领着马帮兄弟去找一偏僻的地方吃饭,并对大伙说,缅甸那边发生了战事,货物价格大涨,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发大财的好机会,但运来的货物价格涨,我们采购回去的货也涨,这大家要好好计算,还要多留心,卖货时钱到才能给货,购货时货到才能给钱,社会动乱,人心也乱,不能按老规矩办。明天我们再次看看集市,打听下缅甸那边能不能过去,往年联系我们的商人今天也还没到。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晚上,林忠山、林忠宏、林忠雨、岩云一起商量去不去缅甸,还是在片马放货。缅甸那边的价格更高,高出往年近两倍,但有战事,我打听了一下还是有人前往,我们要不要冒一次险,赚回大钱。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向不多言不多语的岩云岗说,我们马帮就靠地区间的差价赚钱,一生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我想我们还是走出片马到缅甸走一趟。我这一生,赶马几十年,什么危险都见过,还怕几声枪声,做任何事都有风险,吃酒都会醉,放屁都会臭,走了近一个月了,从金沙江到澜沧江,过怒水来到片马,不出国去缅甸那有点我们保保人的样子,有风险我一个人来承担。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云说: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钱是可以大赚,但这风险太大,万一遇上拿枪的,钱、命都难保。少赚点钱,就在片马出货,安安全全到家,下次来走一趟缅甸马帮。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云岗冲岩云说:你平时胆子瞎大,在澜沧江连大象都敢去骑,来到片马就胆小,怕家中的老婆是不是。谁没有家小,可赶马帮就是为了赚钱养老婆、孩子。我在这行混了近三十年,我看透了,没钱什么人都不是。我们男人的本事就是靠这钱来衡量。大家看看,村里的林忠和,人才也不错,讨了个漂亮老婆,就是怕吃苦,不愿来赶马帮,穷得叮当响,当年死活要嫁他的老婆,去年跟一个猎人私奔了。今年想入伙来赶马,我领他来找忠山大哥,大哥叫他好好安排下孩子,安安心,跑个女人算不了什么,抬头做男人,明年养上一匹好马再来入马帮,走时那晚还约我去他家喝酒。看看那三个可怜的孩子,我是眼泪和酒一起喝。平时和言气扬的忠和,说到老婆跟人家走了的事,背着我擦了多次眼泪。我答应将我去年买的那红骡马送他,他硬要给我钱。我说我俩从小就是好兄弟,追姑娘都_起去,你有困难,我会帮你,你要给钱等你以后苦到大钱又还我。老婆跑了算什么,别把别人的闲话当回事。看我不收他的钱,他领着孩子给我跪下,让孩子拜我为干爹,我流着泪答应To男人在世少了钱财过不了日子,老婆孩子都会跟着受罪。我想我们还是走一趟缅甸,有这么好的机会那点枪声算个屁,你们怕死不去,把我那份分给我,我一个人去。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雨插话说:云岗别激动,我们赶马帮的就两样,一个是讲赚钱,一个是讲信用,怕死怕活的谁还来赶马帮,我平时在家是听婆娘的,我大小事都听她的,可在赶马帮这事上她还是听我的,她说我每次赶马帮回去买给她的玉镯头、金项链,她那伙伴羡慕得要死,每次回娘家,送上点外国货给岳父、岳母、小姨妹、小舅子,他们都高兴得要死,在几个姑爷中对我最好,其他几个姑爷都想跟我赶马帮,我对他们说太苦、太累、风险大。既然来到片马,我也同意岩云岗的意见,到缅甸冲一次,到缅甸赚一回大钱,人生少有这样的机会。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云听了其他人的话也坐不住了,出门前老婆要他买一对缅甸的玉镯头,走了十多天的苦路,好不容易来到片马,如不去缅甸,这回去如何向老婆孩子交代。站起来对着林忠山说:林大哥要好好决策,去与不去缅甸,走出片马到缅甸是要冒生命危险的,可以赚一点钱,我也能了却老婆孩子的心愿。在片马出货,少赚点钱,平平安安回家,我也可以给家人一个交代。大家说的都有道理,我听忠山大哥的。千山万山总有一个高峰在统领,千条警万条河总有一条大江在汇集,无论是朝前还是往后都要一条心。我祖上八辈子人都是在这个马帮里,贫贫富富都是命中注定。苦累了一碗酒下去,一觉醒来,第二天又是一饱的力气,一股的勇气。去年我和马帮一起出来在怒水独龙山上摔断了腿,他们帮我驮回去,我爹、我妈、老婆、孩子一个都无怨言。不怪天,不怪地,不怪马帮兄弟。我爹还对一家人说,走马帮这条路,就要有吃苦、受伤、去死的准备,老天都有眼睛,村里多少男人女人,这怕那怕的天天在家里,还不是今天这里不痛,明天那里不顺,那林忠水最后还在家门口的江中钓鱼掉进水中冲走了,至今连根毛都没找回,我心里也在纠结进退,我不会说话,我听从林大哥的。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看了一眼林忠山,又一一扫视了一下马帮众兄弟说:大家说的都是肺腑之言,说出了我们马帮的灵魂,怕死的、怕苦的谁敢来赶马帮,来了我也不要。村里村外有多少找我和忠山大哥要入伙我们马帮,有的就是怕吃苦、怕吃亏,我们都谢绝了,得罪了不少人。走一趟马帮顺利了赢赚钱了,就有人嫉妒,说我们赶马哥这坏那坏、吃喝嫖赌、无情无义。上一次,像忠云摔断了脚,说我们是活该,自找罪受,自找苦吃,拖累家人、亲戚。古人早早就说,人难做,最难是马帮哥难做;昨晚我与忠山大哥一夜未眠,谈了一晩,难下决策。今天听了大家的意见,说的都是心里话。马帮人,谁不想赚大钱,谁又不想要命,谁没有个老婆孩子,谁的心不是肉长的。来到片马,偏又遇乱世,走不是,退不是,我与忠山也下不了这个决心,还是用我们江岭村保保最原始的方法抓阉。分两轮抓,第一轮抓出一个人来代表大家抓阉去与不去缅甸,第二轮由他出来抓阁,决定。大家同意就按这个办法,我们做不了主,让命运来替我们做主,谁抓到第一个阉,谁都不要推脱,大家也不要责怪,这个人第二次抓到去缅甸或出货片马,大家也不要怪他,这是命中注定,这是老天的安排,大家同意就按这个办法,不同意的表个态,可以退出抓阉,自己想咋办就咋办,写下字条。忠宏扫视大家一眼,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说:大家不表态,不说话,说明大家同意这个抓阉方案,我这里有十个阉团,只有一个写有“做主”两个字,其他九个是付之东流的,谁抓到写有字的阅团,就代表大家抓第二个阉团。他叫岩云岗找一个酒杯来,将十个阉团放到杯中,用一只手蒙住杯口,站起来,将全身力气运到双手上使劲摇了又摇,然后将十个阉团倒在桌子上,请大家一一去抓阉团。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云岗第一个抓起阉团打开是空的,岩云也是空的,林忠雨空的,先打开的七个阉团都是空的,最后剩得两个阉团,只有忠山和忠宏来抓。忠山说:按忠宏的抓阉办法,这两个阉团中,肯定有一个写有“做主”二字的,主意是忠宏出的,忠宏先抓吧。忠宏抓一个打开是空的。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说,这最后一个定是“做主”的阅团,叫岩云倒了一杯酒过来,说这是上天的安排,这阉团就不用打开,顺手把阉团揉成一小团,只有蚕豆大小,放在酒中,双手端起酒杯,朝向其余兄弟说,这酒杯中的阉团就是大家的命运,不是我说了算,是这阉团让我替大家说了算,第二轮无论抓什么阉团,不能责怪谁,要怪也只能怪这阉团,怪这命运。我代表大家吃下这阉团,所有责任让这阅团承担,说罢一口将酒和阉团一起喝下。笑着对大伙说,这酒真是好酒。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按照事先说好的抓阉办法,当众找来两张小纸,一个陶团写有缅甸,一个陶团什么也没有写,放到酒杯中,蒙住杯子口,用尽吃奶的力气使劲摇,希望摇出个奇迹来。大伙的双眼也盯着杯子,眼光随着杯中阉团在动,心中暗自将自己的心愿钻进杯中的阉团,钻进忠山的手上,希望忠山能抓出自己的心愿。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酒杯停下来,放到桌上,两个阉团在杯中像两只眼睛,死盯着林忠山,都希望能抓到自己,让自己主宰一回自己的命运,干成一番大事业,让马帮兄弟们永远铭记住自己。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站到酒杯前,对大伙说:我作为马帮哥头,一直希望给大家带来好运,这一次出远门遇上战乱,不是我不愿做主,在这么大的风险面前,我要对大家负责,对马帮负责,对江岭村日夜盼着我们发财回去的家人负责,我和大家一起走南闯北这几十年,从未遇到这样的难题,我昨夜一夜未眠,想了多少种办法却都决断不了朝前或停下。如果是我一个人或_家人的事,我会毫不犹豫的决定,但大家推我为马帮头这么多年,我要对大家负责,对你们身后的老婆、爹妈、孩子负责。今天一早我与忠宏商量,我们用我们保保最古老的公平办法来替我们做主,无论选择什么结果,大家要听从这阉团的安排,悲喜都要认真面对,脚只有一双,要面对的是两种途径,我们只能选择一种。老人常说:丑话说朝前,好菜留在后,无论我抓到什么结果,有的人高兴,有的人痛苦,无论心中什么感受,不准谁有二话,不准谁动摇,不准谁抱怨,一句话,高兴也得听从阉团,痛苦也得听从阉团,谁不服从阉团的安排,就是马帮的坏人,回家一定清除马帮。钱财谁不想要,生命谁不值钱,但我也不知道,我这只右手抓起的是什么阉团。一边说话,一边又盯了大伙一眼,从杯中抓起一个阉团,打开,上面写着“缅甸”二字。看到阉团,在场的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很安静,静得听得见忠山手拿阅团细微的声音和呼吸声。忠山没有看阉团的字,从阉团背后看到上面黑色的图案,就知道抓到了缅甸二字了,心中不喜不悲,这是他要的结果。在一秒钟前,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双脚要迈向哪个方向,现在手和心、脚想到一起了,一个人的命运要和大伙的命运拴在一起,要和缅甸拴在一起,这个阉团太沉重了,似有一斤黄金一样沉重。阉团展示在那儿,大家都知道这是阉团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什么话都是多余的,林忠宏严肃地端来一碗酒,从忠山开始,每人喝一口酒说,要说的话在这前已说了,每人喝一口酒不准说话,岩云找小块红布来将忠山抓到的阉团好好包起,希望它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带来财运。是悲是喜,等平安回到江岭村又在打开看。让我们服从命运的安排,一直向前到缅甸去。说话间酒碗又轮回到了自己的手上,所剩的很少了,二话不说,放到嘴边一口干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晚上,忠山、忠宏一一回绝了来讨价还价的客商,早早熄灯睡下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个人的思想,用一个阉团就统一了,可十个人的感情谁也控制不了,整个夜晚,各想各的,有的想到了缅甸的风情,有的想到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有的想到了美丽的女人,有的心早飞回到家了。可一夜中除了有几个打呼噜的习惯外,没有一个人说话。这马帮的规矩几十年了,重要关头只能听马哥头的,是好是歹,马哥头说了算,还是那句俗话:大不了从头再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出门由路,成败在天,想通了一切都很简单。忠山知道,大伙知道这个道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天还未全亮,林忠宏叫醒大伙,吃过早饭,取下马铃,一个队伍出发了。林忠宏走到岩云身边小声说:红布团收藏好了吗?千万不能弄丢,要随身携带,只有回到江岭村才能放开,好运来了它不管用,酒管用;运气差了,要用它向马帮和全村人交代,是它做的主。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帮走出片马,向缅甸密支那方向走去。到一个叫抱角的地方找了驿站住下,等待从密支那约定的客商来引路。虽然在片马听说有战乱的传言,可一路还算安静,在密林中行走,静得有点害怕。等人的滋味真是难受,林忠宏到抱角周围转了几圈,一直没遇到原来约定的人。回来与林忠山商量是否继续前行。林忠山说,开弓没有回头箭,明天继续前行到萨万又再联络。林忠宏说:我有一个主意,找一个年轻机灵的与我提前空手向前行半日,如遇特殊的变故,回来一个传信,如无特殊情况,你们不用等,跟在后面。我们俩的马匹货物交由经验多的岩云岗代管。我们地方叫猎狗撵路,一路上行人稀少,遇上的也不敢搭话。林忠山说:这个主意好,你们到萨万遇不到约定的人就继续前行到瓦扎,瓦扎遇不到人就前往密支那,我们就停在瓦扎,那儿离密支那也近,集市不复杂。如见不到约定的人,可以联系新的客商,你们现在就出发,我们休整半日,明天上路,在瓦扎最东边的客店汇合。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提前走了半日。林忠山领着马帮跟好,感觉更安全了一些,胆子也大了一点,行走起来更快了。来到萨万,没有人来找林忠宏接头,找了家最东边的客店住下,到集市上走了一圈,感觉人比往年来时多了许多。在吃饭时与老板打听,老板说,缅甸靠海边的地方有战争,一些客商和富有人家就跑到这边界来避灾,人越来越多。林忠山说,这儿的人准有到过战区的。老板说,有人是到过,但具体是哪一位,一时也说不上来。听说是日本人来占领,反正离这儿好远。战争来了,人来多了,就是货物价格太贵,影响了日常生活。你们从中国来的要小心,听说打起仗来是不讲道理的,说杀就杀,说砍就砍,说抢就抢,太可怕了。林忠山顺口答道,我们也是出来到这儿才听说海边有战火,明天就起身回去了。说着,心里也高兴了一下,货物价格贵了,这货定能赚到大钱。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没有林忠宏的消息,按约定的只能到瓦扎碰头了。晚上守货的人又多安排了一个。第二天早早起床,吃过早点,朝瓦扎方向走去。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按事先与林忠宏的约定,林忠山在瓦扎的最东边叫瓦瓦客店的住下,等待林忠宏的消息。第二天中午,林忠宏从密支那带回了客商。客商见到林忠山,忙着解释不敢到片马联系的原因,因海边战乱波及密支那,社会人多复杂,在当下命是第一位的,逃命到密支那一带的难民很多,很佩服林忠山一行冒险来到瓦扎。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对客商说,我们江边的马帮人就是这样,时常在江边听惯了浪声,看惯江水,在缅甸这样的平坝中,感觉平静得很,从片马过来平静得很,比我们想象的安全得多。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客商说,马帮路上的冷清和平静,暗示着杀机,说不定什么时候那日本人的飞机、大炮就从天上、地下冒出来。我长这么大,头一次听说海边的战争一点道理不讲,一点人情不讲,烧杀抢劫,世道变了,世道变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说:我到密支那大城市在了一天,才与客商瓦扎联络上,密支那真是不繁华,不热闹,每个人的脸上都像贴了_幅阴冷的纸,像高黎贡山一样只见白色的外表,看不到雪下面大山的真实面目。人与人之间像森林的树,任你风吹雨刮,互不打交道,但人比往年多,货比往年贵,说到货价贵时,客商瓦扎看了林忠山一眼。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叫岩云把最上好的茶拿一盒送与瓦扎,并打开一盒亲自为瓦扎泡了一壶最好的茶说,去冬今春,我们那边连年干旱,今年春茶量少,收的客商多,收的价也贵,出门不顺,儿子林雪峰摔着了腿,加之又遇你们海边战事,像你说的能来到这儿弟兄们是心惊胆战的,付出的代价实在太高,能否平安回去还靠老天的保佑。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客商瓦扎说,这乱世就是认命、认钱不讲理,不讲情,有你们这样守信用的我实在佩服,我以为你们不会来了,我又不敢去。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付你们的订金怕是要打水漂了,昨天林忠宏找到我,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还以为是在做梦,看到订单,我才回过神来。这货就按订单价计算吧,这乱世我们这边生意也难做,有钱的逃跑了,保命的多,有一个平时很要好的大老板,在沿海有工厂、有房子,人们说他除了太阳、月亮、星星没有,什么都不缺,日本兵一来,他去求公平保护,那日本兵要求他把自己最美的老婆、女儿送去兵营,他不服从,被那当兵的毒打了一台,还带兵来抢他的财物,把他最心疼的小老婆也抢走,气得他只有跺脚骂娘的份。他把大门锁起,不与外界接触。哪知,日本人又用飞机空降几个兵来抢,抢财抢物,还抢女人。见着他女儿长得有几分姿色,三个兵还相互打了起来。看着女儿被他们抢走,他放出几只狼狗出来,咬死了抢他女儿的日本兵,女儿也被气急败坏的日本兵打死To那兵见他女儿死了,又来抢他老婆,他老婆跑到楼上跳下也死了。日本兵哪肯作罢,冲开大门拉走财物。日本兵一走,他安置好大老婆、女儿,收拾好贵重物品,带上钱财连夜逃来密支那,租了个平民房,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这些逃难来的把物价搞贵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说,这世道怎么这样,虽然物价高也请瓦扎弟给我们个好价钱,你订单上的价,还在片马就有客商出到这个价T,我们不想失信,还派林忠宏找到你,也是为了你好,同时,也是为马帮今后在这条道上混留下好名声。至少要给到密支那集市上的价,也才对得起冒死一起来到瓦扎的好兄弟。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瓦扎说:不按订单原价,那这货就不要了,退回我的订金和违约金,实在是世道不给我们活路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抢在林忠山开口前对瓦扎说:如果不按当前市价,订金可以退你,违约金就不谈了,是你违约没按订单要求到片马联络接货,害得我们多走了几天的风险路,昨天我也到集市去了,有个客商看我是南方来的,也私下问了我们那边的行情,如有货,愿出高于市场的价。瓦扎这个你可能比我们更清楚,你违约了,我们还主动送货上门,是看在多年对我们马帮关照的份上,你在这儿人熟、地熟、行情熟,出手就可赚到钱T,别用当前的形势压我们,我们有这个胆量冒死来到瓦扎,就敢再冒一次险走到密支那。马帮的道理是,马头永远是朝前的。山顶落下的石头,没有回头的份了。我们历时两个月,走过了金沙江、澜沧江、怒水,爬了不知多少山,才来到瓦扎,前面就是密支那。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瓦扎听到林忠宏有点变味的话,进一步说:不是我不愿出价,是世道太乱,今天买了货怕明天日本兵来,像那朋友老板似的,请老朋友也为我着想着想。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说:我们马帮人以讲信用维持生计,走了这么远的路、这么长时间,就为了与你订的一纸订单。几十年你都是老实的生意人,日本人来了就把你吓变了,密支那的行情,你比谁都清楚,别用乱世来吓我,大江大山都过来了,什么世道没见过。如果你为难我们,我们先礼后兵,仁义在前,冒险来到你的地盘,你要像个主人的样子,你为难我们,我们是俾俾打定的木刻,死都不改。在行道上你是知道,几辈人了就靠这在三江地区生存下来。无论走到哪,说起这木刻之事,连抢人的土匪也让我们三分。去年在澜沧江边遇到抢人的土匪,他们说是贫者不抢、主动留下的不抢、保保木刻不抢。强盗都有自己的那套道理,你们缅甸这边的客商也应有自己的道理吧,可不能学日本兵那套。说着叫岩云拿来订单,准备放到喝着的茶杯中,刚放到杯口边,瓦扎见林忠宏如此绝情,转脸赔笑说:忠宏弟莫急,生意是谈出来的,慢慢说,慢慢说,我前面说的都是实话,昨天你也看了,你们看到的只表面的繁荣,那是人人都把钱拿出来买保命的物资藏家中,背后是一股阴冷的看不见的随时出现的不讲理的战场、战乱,命都不算命了,钱财更不算什么东西,你们讲情讲义来到这边,我当然应拿出主人的姿态对待,订单别撕,那是生意人诚实的见证。你们多少让一点,但你们把货送到我的仓库,这年头这运货的难找,怕死的人多,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到这个时候都胆小如鼠。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要货的人多,只要我们再冒一次险,两天就可以到密支那,到时你可别怪我们不讲信用,货按市价一分不让,如果到密支那还得加钱,你可别让我们翻脸不认人。林忠宏话里有话说。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瓦扎连忙赔笑说:还是忠宏你厉害,你们真是保保打定的木刻,说一不二,好的就按市价,运费也加,你们的安全我可不管。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很有气势地说:安全你想管也管不了,我们马帮人命大,货到付钱。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瓦扎软下来连声说好好,心里知道这货价还会再涨。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密支那交完货,拿到钱,林忠宏领着大家从东边找到西北边偏僻的客店住下,安排弟兄白天采购货物。岩云、忠雨白天睡觉。深更半夜叫醒客店老板,多给了点钱,叫他说有人问就说马帮之人去别处采购货物去了。说完连夜驮着金银玉器朝片马方向赶回。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虽然赚了大钱,但也是提心吊胆往片马方向回。来到片马驿站,一帮人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双脚真实地踏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怒水边秋那村,时值第一场大雨过后,江水猛涨,顺江望去,黄颜色的浪花在江水中跳跃,欢乐无比,江水勇往直前的力量,江中坚硬的石头也抵挡不住。林忠山站在江边,平时高傲自大的马帮头,也显得那么渺小。这心无能为力,前进的路在这江面上,身躯已被拦住,可心早已飞跃过了大江。江上的一根溜索在江面上似有似无,这也是马帮必须行走的一条特殊的路。人生,什么是人生,不走过各式各样的路,不吃过各式各样的苦,都不叫人生,只能叫做人、命运。人的命就在脚下的路上运行,有的路一辈子要重复多少次,有的路要不断创新探索。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宏找来溜索的主人,将货物、马匹、人一一从溜索上渡江。溜索主人说,因缅甸战事,来往的人员冷清了,加之已进入夏季,雨水多了,除了本地人,外地的很少过这独特的溜索了。溜索主人说:你们真是胆大,敢到缅甸走货,战乱的消息传到内地,近日内地也十分的乱,物价也开始上涨,日子越来越难,无马帮来,日常生活用的盐、茶都难换到,加之时有土匪出入,你们一路要小心。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一行来到澜沧江边达那村小店,林忠宏召集兄弟一起商量说:根据溜索主人的信息,我们马帮分成两组,岩云带着三人驮着一般的玉器在前行一个时辰,一路有特殊情况在路上按个四圆小连坑为记,我们后面的绕道而行,不见四圆小连坑我们就尾随其后,这样哪怕是遇有土匪也损失小一些,到林雪峰摔伤处汇合。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两队人马一前一后过了澜沧江,细心向前而行。岩云一行三人在前。行走在高黎贡山上,天空中一只鸟的惊飞都引起他们的警觉。后面的林忠山一行观察着脚下的路前行,越是平静越觉得不对。土匪有时比常人狡猾,会不会放了前面的算计后面的。林忠山叫来林忠宏说:我们后面的队伍再分两小组,隔开两个时辰一前一后,忠宏让我断后,你在前,现在的土匪抢后不抢前,把次要的物资和快马留在后面,必要时送上物资,想办法人马脱身。忠山说我压后,毕竟我是帮主,忠宏朝前。忠宏说不行,就因为你是一帮之主,一定要朝前,一窝蜂不能没有蜂王,一队人马不能没有领队,我带着岩小岗等三人在后随机应变。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身处乱世,什么事都会发生。正当忠宏快要走出高黎贡山时,一只乌鸦叫着从头顶飞过,只一野鸟叫着从路下飞去。忠宏想,一定有什么人在山上山下,这与在大山中打猎的情形相似,当有猎物出现时,必惊动鸟。鸟是山中最精明的动物,一有风吹草动都能感受。马匹正在上坡,刚转过一个山梁,在一个湾警处,刚探出马头,就见十几个蒙面人站在箸对面。马帮已无转身之地,只能朝前在警的中间停下。一个瘦小的蒙面人走上前来用手比划着要林忠宏一行停下,其他的人骑在马上拦住了去路。林忠宏回头,后面也有几个蒙面人在后面,骑在马上像个黑木头一样一动不动。林忠宏用手对面前的精瘦人示意说,愿留下一个货物,要让我们过去。精瘦的人回头看了一眼蒙面的一个人,那人比划了两个手指。林忠宏和精瘦的人都知道,要留下两个货物。林忠宏的心里有了准备,同意留下两个货物。精瘦的人比划着哪两个货物最贵重,林忠宏比划着任由他们挑。这时,刚才用手指示意的那人才下马,走到货物前一一使力提了所有货物,示意精瘦的人把重的这两个货留下。林忠宏同意了,蒙面人转着黑溜溜的眼睛,示意他的弟兄放行。拦在路上的人马朝前来到警边,让开一条路目送着林忠宏一行走去。转过一个警将剩下的货分成三份,骑上马朝前赶去。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看到林忠宏赶上了队伍,心中知道林忠宏是出事T,不然不会这么快,也不会跟上队伍来。林忠山退到后面,林忠宏走上前来两个在一排上。林忠宏说:送了两个货物,重量最重的,里面是两个不值钱的观音玉石,这土匪还有道行,还留下了一份。林忠山说:还是你主意多,虽有损失但损失不大。说完两个人对错而行。兄弟们看到他俩的表情,各自心中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损失了多少。一帮兄弟,时间长了多少有一点心灵感应。有些事,事前那一点点的预感,说有就有,说无就无,几辈人的传统,谁也没办法用话语说清楚。但现实生活中似有非有却总会时不时出现。但有些事,预感会出现,但还是在一往宜前前行。这就是马帮的生活。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其中村雪峰住的客店,却不见女店主那桥仙出来答话,还是那只大黑狗第一个出来叫了几声。林雪峰和女店主的女儿那秋沙出来迎接。看到儿子已能行走,忠山心里平静多了。林雪峰没有走到父亲忠山前,而是走到忠宏面前,拉着忠宏的手说:天天盼着你们早日能回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看着雪峰与那秋沙一起来迎接,心里知道,这儿子的婚事已成。还是那秋沙主动过来叫林忠山林叔叔。林忠山笑着说,谢谢你们一家照顾雪峰。这时岩小云也冲过来说:我后悔留下,我都成多余的人了。又冲着忠宏说,我的玉石呢。忠宏说,买了又丢了,但有你的份,我的那个给你。岩小云说,我们这儿传说前方片马一带战乱,我们在这儿度日如年,生怕见不到你们,天天在江浪声和牵挂中打听消息。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忠宏说,现在还没到家,别说这些不高兴的话,赶马人,命在路上,实在而又艰险,收拾下明天回江岭村。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回到蜻蛉县江岭村。凤芝领着一帮人来村口迎接,鞭炮声盖过了马帮与亲人的问候。凤芝的脸上泪水盖过了笑容。心酸中、幸福中真实看到了丈夫、儿子、马匹回来了。这两天,村中那风吹来的传闻和自己无数种假设,今天见到的都变成了丈夫、儿子和马帮兄弟的笑容。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林忠山家挤满了来买货的附近的大小商人。凤芝告诉他,今年他们是第一批,也是最后一队马帮,北方的马帮也没下南方来。物价也比往年高了许多,传闻也比往年多。忠山只说一路都顺,他不许兄弟们将货被抢的事告诉任何人,这关乎马帮的形象,更关乎马帮在家乡的感受,关乎下一步马帮的团结。江岭村一带到处传说着林忠山马帮的神奇。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十三

处理完货物,分好马帮弟兄的分成,一天晚上,儿子出去与岩小云喝酒后,忠山和凤芝商量用这几年的积蓄回傣族土司府商量澜沧江架桥之约。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到澜沧江架桥,凤芝脸又变了,想起了多年不见的父母姐妹,泪水在眼窝里打转。忠山劝说道:这次缅甸战乱,走马的人少,赚了不少钱,加之以前的积蓄,兄弟们也表态为了我那轻狂的誓言,为了彝族人和傣族人的爱情,愿意借钱支持我们。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芝说:这桥是该架了,你还差着一个儿子,你天天做马帮南来北往,墨江多胞胎什么时候去,我都老了生不出娃儿来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忠山说:儿子大了,这次出去雪峰因祸得福,一个美女看上了他,这墨江之行就由他们去完成吧,还不了儿子,还你爹妈一个孙子,这次回去架桥的事我说,还孙子的事你说。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芝笑着说:村里的女人们都拿墨江生多胞胎事与我们开玩笑,当初为了爱情跟了你,现在是该回去还当年大胆的诺言了。那儿姐夫、妹夫家都发达了,也愿意出力帮土司父亲架桥,你要出大头。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忠山搂过凤芝说:行,行,听你的,你当初愿嫁给我,我什么都愿干,当年答应下的事我不后悔,心甘情愿,唯有那还儿子的事,我还不了,由儿子去还,这回一定要叫儿子他们去墨江多住个年把半年,不把双胞胎生出来不准回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芝说:儿子都大了,也不知他心里想什么,等讨了儿子媳妇又再说,到时又生不出来,村前村后又要笑话我们了。说话间儿子已回来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土司看到忠山和凤芝回来商量架桥的事,一直夸凤芝当年目光好,没嫁错人。叫来大管家,叫他通知几个姑爷回来商量架桥之事。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家庭会上都表态同意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土司又召开族长会,族长会也同意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澜沧江上开始架桥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根据林忠山的资金和族长们的支持,土司几个女婿也纷纷表示支持,在澜沧江上架桥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林忠山与傣族土司在商量建桥的方案,最后决定架一座钢索木板桥。林忠山说:他走过很多江河、小警,吊索式木板桥技术含量不高,还安全稳当。江两边拉上无数棵钢索,在钢索上架上坚实的木头,马帮能过。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凭经验设计了方案,组织着人力买钢索、运钢索,桥址选在了一段江面最窄、两边山体坚实的叫勇敢岩的江面上。傣族土司召集几个女婿来叫他们按标准砍来木头、木板,召集族人来,轮流各族派人来参与修桥。多少代人的梦想要在这一代人身上实现,整个土司府上下都在议论着澜沧江架桥一事,各族派来的人力也十分卖力,架桥的工作进展很快。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组织着人力在江两面挖了八个坚实而又深的坑,找来十六个坚实的大石头,把八根钢索的两头捆在大石头上,拴着石头的钢索放到挖好的坑里,江面上立刻出现了平稳的十八棵钢索。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告诉傣族土司,现在只要在上面铺上几个女婿运来的木板,大桥就建成了,远近的村民听到大桥要建成了,都跑来观看,场面十分热闹。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傣族土司在催促着几个女婿赶快把木头板材运来,他等着要在第一座大桥上行走。女婿们哪敢怠慢,采取轮流的办法连夜将木头、木板运来。林忠山组织着人力把木板铺到了十八根钢索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组织着人们架木板、铺桥,头顶上却有几只大鸟似的飞机在头上嗡嗡飞过。土司府上下也在纷纷议论着日军从缅甸入侵云南的消息。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傣族土司催促着林忠山尽快把桥架上,各族派来的人听到日本入侵云南,心里都不安,想赶快回家,近段时间人心不稳定。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座钢索木板桥在充满战争传言的风声中建起来了。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傣族土司召集族人和女婿,叫回凤芝,举行了隆重的庆功仪式,庆功仪式上也来了两支特殊的抗日部队,匆匆从桥上走过。部队首长看着队伍从桥上走完,召集来土司,拿出上面的命令书对傣族土司说,接上面命令,为了减缓日军进入云南的速度,上面要求炸毁这座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土司看着林忠山对军队首长说,桥刚建好,不炸毁行不行。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军队首长一脸怒气说: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不炸毁,日本兵将倍速从这桥上进入云南。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着凤土司还想解释什么,军队首长说,在当前抗击日本入侵的形势下,谁不服从军队的命令,_律与通敌汉奸论处。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大着胆子来到首长面前说:这是几代人的梦想,桥刚建起来,能不能有什么办法不炸毁这桥,让两岸百姓多走几日,还请求长官看在当地百姓日子艰苦的份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军队首长上前一步杀气腾腾地对林忠山说:抗敌入侵是全民族的大事,有多少军民死于抗敌前线,炸你这桥算什么,还没要你的命上前线抗战,违反军令,当格杀勿论,炸桥也是支持抗战。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军队首长叫来凤土司,下令叫他撤走前来庆祝通桥的群众。他已准备下令叫手下按上级要求炸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芝走到林忠山面前说:忠山,听从父亲的安排吧,桥架好了,了却了我们的心愿,人生在世听天由命吧,从古到今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这阻止日本人的进攻是大事。凤芝拉着林忠山从军队首长面前退了下来。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傣族土司含着泪叫各族长把派来的人领回家,大敌当前,服从军队首长的命令。说话间还有几架日本飞机在头上盘旋着。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回到傣族土司府,听到几声大炮的轰鸣,想象着大桥被炸毁的样子,两行泪水从脸上流下。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摔到了地上,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发呆。凤芝看着丈夫的样子,也不敢上前劝说,看了丈夫一眼,到厨房去安排了一下。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晚上傣族土司派人送来一桌好酒菜,凤芝陪着忠山喝了一碗又一碗酒,酒夹着骂声一碗碗进到肚里,凤芝也陪着一起骂一起喝,直到醉了端不起酒碗,倒在了桌上。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林忠山和凤芝从澜沧江边土司府回来,不几日遇上了董保来抓壮丁。g69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发布: 阿布亚 编辑: 阿布亚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