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三角恋——一出畸形三角恋情酿成的悲剧
作者 普金华 2023-10-06
原出处:彝族人网

前言:偏僻的山村也不乏“浪漫”的故事,只不过这个浪漫故事的主角基本都已年过中年,而且还发展成了很“潮”的三角关系。于是这个故事又朝着暴力血腥的方向发展,当这个故事具备一切时髦特征之后,随着一起失踪案,最后给“三角恋”画上了一个悲情的句号。
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离奇“失踪”

2012年2月,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南华县公安局罗武庄派出所民警按照上级关于“三访三评”暨“四群教育”活动的安排部署,深入农户家中走访帮扶。22日上午,罗武庄派出所民警到XX村委会较为贫困、干旱的XXX村进行走访,走访过程中,这个村村民邹春向民警反映:XX村委会XXX村村民邹正于2月18日到XX村委会XXX村鲁明家丧事相帮后就“失踪”了。另外,2月18日,有村民发现邹正平日里驾驶的云EKXXXX牌照摩托车一直停放在XXX村通往另一村的公路边上,摩托车上没有任何故意损坏的痕迹和其它迹象。这一信息立即引起派出所民警的警觉,民警分析邹正很可能被害,案情重大。但之前派出所没有接到过报案。所长决定将所内民警4人分为两人一组,分别组成走访组和搜寻组开展工作。工作中得知,在之前的2月18日下午,邹正次女邹香就开始拨打邹正的手机,但回答是:“您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当时家人未引起警觉,原因是邹正平日里喜欢做骡马生意,经常外出有一天到晚不归家的习惯,但不同的是手机都能打通,当时家人认为邹正可能到什么地方做骡马生意去了,手机没电后关机导致联系不上。2月19日,家人仍未有邹正的消息,家人觉得情况不妙,邹香继续多次拨打邹正的手机,但都处于关机状态。到了2月20日早上,还是无法联系到邹正后,邹正的家人心急如焚,邹香开始打电话给多个亲戚朋友:“我爹几天不见了,手机也打不通,他有没有来到过你们家”。 亲戚朋友的回答都是:“没有啊!”邹香向亲戚朋友说:“那就糟糕了,我爹肯定出事了”。一时间,邹正失踪的消息在村中传开,人们议论纷纷,一种阴霾和恐惧笼罩着这个小山村。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寻找亲人

邹正的家人一直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而是邀请亲戚朋友一起查找邹正。在2月21日、22日两天时间内,邹正的家属及亲戚将邹正可能去的所有地方都已找遍,但都未有邹正的消息。这两天,邹正的两个姑爷也多次打电话问平时与邹正较亲近的同村妇女李芝知不知道邹正到哪里去了,李芝都说不知道。22日晚,邹正的两个姑爷又亲自到李芝家问:“我爹这两年做生意给有什么仇人?”李芝都答:“认不得”。他们又问李芝:“他会去哪里?”李芝说:“我也认不得”。他们说:“找不到就要报案了”。李芝说:“该找也要找,要报就报”。他们说:“那帮忙我们找一下嘛!”李芝说:“我身体不舒服,不去找了”。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深入查访

走访组继续在XXX村和周围村庄进行走访,以便获取邹正更多信息;搜寻组联系XX村委会三职干部,同他们一起组织XXX、XXX两个村的村民,对两个村组所属的153个烟水配套工程水窖、坝塘进行搜寻,两天半的时间里,共投入人力100多人次,对153口烟水配套工程水窖、一个坝塘、三个石灰窑子、10多条山箐进行查找。通过2月22日下午、23日、24日两天半的工作,还是没有任何邹正生死的信息。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重要发现

2月25日,走访组民警了解到一个重要信息:邹正和李芝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样的关系大概已有4年的时间,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村子里面已成为公开的秘密。李芝的丈夫杨寿在2008年不知什么原因服农药去世。在李芝的丈夫杨寿去世后,李芝和邹正的关系在村子里更加公开化。为此,邹正的妻子何兰经常与邹正争吵。到2012年1月,邹正的妻子何兰也服农药去世。有村民反映说何兰就是因为邹正和李芝的不正当关系才吃药死的。走访组的民警还了解到另外一个情况,李芝于2011年农历八月十五至今与罗武庄乡XXX村委会村民孔云建立并一直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去年收水稻时,孔云去李芝家帮忙,邹正得知此事后,前往李芝家,正好遇上孔云,邹正气急败坏,对孔云道:“你来干什么”? 孔云道:“我来干什么关你什么事,你管得着吗”? 邹正说:“我当然管得着”!说着就对孔云拳打脚踢一番。此次两人就在与李芝的关系问题上产生了矛盾,结下了仇恨。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角恋情

李芝在和孔云建立不正当关系后,也没有与邹正断掉关系。民警从邹正父亲那里了解到另外一个情况,在邹正失踪前几天晚上,有个女人还到过邹正家,从声音可以听出来,那个女人就是李芝。邹正、孔云、李芝三人关系复杂,一直处于混乱状态。据邹正家人和XXX村民反映,邹正失踪前三四天一直心事重重,在做农活的过程中,经常接电话或打电话,每次通话结束后都表现得很沮丧,家人曾问过邹正有什么心事,但邹正都郁郁寡欢,避而不答。对邹正的失踪,民警及村民都觉得很蹊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这么多天。结合民警了解到的以上情况,派出所民警对邹正的失踪初步判断,邹正被害的可能性极大。于是,派出所将情况报告给分管信息化建设的局领导和分管刑侦工作的局领导。尽管2月25日、26日两天是周末时间,局领导因为周末休息没有上班,但在接到罗武庄派出所的案情报告后,感到案情重大,时不我待。并将案情向州公安局报告,请求协助。经州、县及派出所民警一起分析案情后,认为:邹正的失踪与李芝有关;邹正很可能已经遇害;孔云、李芝有重大作案嫌疑。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戳穿谎言

2月27日下午,派出所民警立即将李芝传唤到派出所对其进行询问,当民警将李芝带到询问室的时候,起初,李芝表现得极为镇静,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对民警的询问却是闪烁其词,不能自圆其说。李芝一直刻意回避民警的询问,随后又编造了多个谎言,尤其是民警问到邹正失踪前后几天李芝的活动轨迹时,李芝的回答更是含糊其辞、文不对题,露出许多破绽。邹正的失踪和李芝一定存在联系。罗武庄派出所即刻将这一情况向县公安局报告。2月28日,南华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局领导带领刑侦大队民警赶赴罗武庄乡汇同罗武庄派出所民警一起,对李芝进行讯问,在李芝编造的谎言被一个个戳穿后,其心理防线被攻破,李芝在痛哭声中讲述了以下情况:“我的男人杨寿四年前就死了,他死后邹正就跟我相好,我们是一个村的人,平时他也来帮我家耕地做活,如果他跟我做一家,他原来的家也就不有人管了,我就跟他说我们俩做不成一家。他就说他要关心我,不给别人跟我做一家。后来我跟孔云相处相好以后,孔云也来我家帮我收谷子做活,我们说要做一家。孔云是离了婚才跟我好呢。我跟孔云好后,跟邹正表明过我要和孔云做一家,但他说不给我跟别人做一家。”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争风吃醋

2012年2月16日,李芝从罗武庄家中到南华说要去看病,路上,她打电话给在楚雄打工的孔云,说她要去医院看病,孔云即从楚雄赶到南华车站,孔云带李芝看病拿药后,两人当晚就在南华开旅社住在一起。当日,李芝从家中出来后,邹正就一直打电话给李芝,问李芝去哪里?李芝说去南华看病。2月17日。邹正又打电话给李芝说:“XXX村那里死了一个人,我要去帮忙,你给要回来了?”李芝说:“我拿着药就回来了”。 邹正又问:“孔云给有和你在一起?”李芝说:“没有在一起”。 当日下午,孔云骑着摩托车带着李芝从南华回罗武庄,大约到晚上9时左右,回到罗武庄XXX村后面。孔云说:“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不下去了”。李芝下车后就自己走路回家,约走了40多分钟路程才回到家。到家后,李芝打电话给邹正说:“我回来了”。 李芝到南华,邹正就很怀疑她与孔云在一起。当晚21时许,邹正赶到李芝家,在李芝家大叫着对李芝说:“如果你还要和孔云在一起的话,我就要去烧他家的房子,遇到他的话,我要杀死他。”李芝听后,避开邹正用手机打电话给孔云,将邹正所说的话告诉了孔云,而孔云因为在2011年9月的时候在李芝家被邹正打过两次,早已怀恨在心,当得知邹正在李芝家扬言要杀死他的时候,更是恼羞成怒,顿起急于找邹正报仇之心。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案发午夜

2月18日,已是凌晨两点左右,月黑星稀,沉睡的大地显得幽深而宁静,已进入梦乡的这个小山村的村民们谁也不会想到,这里将要上演一幕因畸形三角恋情引起的两个男人争夺一个女人而撕杀,导致一人死亡的悲剧。此时的小山村,除李芝家外,已没有任何灯光,只有几棵桉树在夜幕下的微风中摇晃。突然,万籁俱静的山村响起看家狗的狂吠声,被惊动的山村多条狗的狂吠声与摩托车的轰鸣声划破夜空!此时,孔云骑着摩托车来到了李芝家房后,摩托车巨大的轰鸣声似乎预示着他将要在此与他的情敌决一死战!邹正听到外面有动静有点慌张,连忙站起身出去看个究竟,李芝也慌忙地紧跟其后,此时,孔云已在李芝家的房后等候。仇人见面,分外脸红。孔云吼道:“杂种,你站着,你给是说要烧我家呢房子,还要杀死我,我今晚与你拼了!”接着孔云就拿起一块石头猛地砸向邹正的头部,邹正猝不及防,晕眩倒地,接着孔云又是一阵敲打,直至邹正死亡。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抛尸水窖

看到邹正已经死亡,孔云对李芝说:“人要不成了,闯大祸了!”随后就叫李芝从家里拿出来一个毛毯、一根绳子、一个麻袋,将邹正的尸体用毛毯包裹起来装到麻袋里,用绳子捆绑在其摩托车上。看到邹正已死亡,李芝有些害怕,就回到自己家中。约20分钟后,她又从家中出来,孔云对李芝说:“我走了,等我的电话”。孔云发动摩托车将尸体拉走。李芝回到家中十分惶恐。孔云将邹正的尸体拉到离现场大约10公里远的王红公路54KM+950米处,将尸体抛入公路边的一个当地村民的烟水配套工程的水窖里,后迅速离开抛尸现场。天快亮时,孔云打电话给李芝要李芝从一街河边顺河出去到红土坡镇与五顶山乡交界的礼社江大桥处等他,他用摩托车去接她。临走时李芝带上邹正留在她家沙发上的手机。李芝还没有走到礼社江大桥,孔云就在半路上就接到了李芝。孔云驾驶摩托车带着李芝往南华方向走,做贼心虚,两人一直很惶恐。当行至南华沙桥毛板桥水库边时停车休息。此时,有人打李芝背在包里的邹正的手机,手机铃声响起,李芝对孔云说:“邹正呢手机,他丢在我家沙发上呢”。孔云说:“那个叫你背着,电话不要接了,不要拿着了,丢掉!”孔云接过手机就丢到毛板桥水库里。后两人又骑着摩托车逃往楚雄孔云打工处。2月20日早上,孔云骑摩托车把李芝送到南华后,李芝自己坐车回到罗武庄乡家中。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凶犯落网

警方的侦查破案工作在夜以继日地持续开展,经过缜密侦查,锁定犯罪嫌疑人。2月28日晚10时许,南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和罗武庄派出所民警在楚雄市东瓜镇一出租房内将杀害邹正的犯罪嫌疑人孔云抓获。随即,孔云被南华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而李芝也因涉嫌包庇犯罪嫌疑人被南华县公安局立案侦查。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此案成功告破。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KWu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作者:普金华,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楚雄彝族自治州南华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原人民警察四级高级警长、一级警督。

发布: 阿布亚 编辑: 阿着地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