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俄伍叁:我的母亲
作者 勒俄伍叁 2024-02-07
原出处:彝族人网

muqin1.jpg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光时光慢些吧!我还不想长大。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时光时光慢些吧!别让母亲老的那么快。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起我母亲,她是一位普通的彝家妇女,她不是呷莫阿牛也不是布阿诗呷微,她只是我的母亲,一位怀我十月养我长大的母亲,一位慈祥的母亲。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记得小时候我围在她身旁一天不停的叫“阿嫫”……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起小时候……我总爱在地上滑,总是把裤子划破,她也总是给我缝,但……每次缝的总是在一个位置,那就是屁股,她每次缝都会给我缝两只眼睛,她说:“我给你缝了两只眼睛”下次屁股会看见不划破了。而邻家孩子也跟我玩笑说“阿姨又给你缝了两只眼睛”,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两只眼睛了,所以他们也早已习惯了,我也跟母亲说过裤子坏了就给我买一条新的,为什么总是缝?母亲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那时我不知道什么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现在我明白了,可是再也找不回了。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不知那是多少年的事情,但听奶奶说那是在我五岁时的事情,奶奶说:“那天母亲去山上捡柴,背回来时路过一条小溪,不小心踩滑了脚下的石头,掉进了小溪里柴也压在了她身上,柴把压她在小溪里起不来,过了几十分后一位路过的人把她扶起来,自从那以后母亲的脚就受伤了。母亲的脚到现在都不能走山坡路或背重一点东西,也不太方便走楼梯,一走就更痛,可想而知母亲当年是怎样走回家里的。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我也长大了,有梦想了,也有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了。而她也老了,脸上的皱纹多了,也拿不稳针线了,也不像以前了分分钟就把线穿好了,裤子缝好了。她脸上也没有以前的笑容了,她的手也长满了茧子,她的身体也变得弱小了,走两步就喘气了。她也不像以前那样吃一大碗了,也不知我每次离开走出大门时她心会怎样,也不知她病的时候是怎样熬过的,我已不知我多少次离开她,走出大门踏上绿皮火车去远方寻梦了。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一有时间我会回想儿时的事,也会用本子将她记下来,虽然只能想一想,但那是最美好的回忆,她从年轻到老,为我操了不少心,为我挡不少的风雨。说到风雨那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事情,记得在我十二岁的那年我们去山上打苦荞,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一下变的风雨交加,让我们措手不及,苦荞湿了,人也湿了,我们原想躲在苦荞根下呆一下天空不会下雨了,可没想到雨越下越大,只好冒着风雨回家,记得老人说过打雷时不能拿着铁,刚好马装上有一个铁,母亲把它取下来扔在苦荞旁,从收苦荞地到家是一个小时多,母亲把外套给了我,她自己只拿一袋子顶在头上冒着雨拉着我回家,在那一路她只拉着我的手向家跑去,雨越下越大,雨大点没事风又吹起来,风把雨吹打在脸上让人看不清前面的路,我也感到母亲在风雨中发抖,自那天后母亲感冒了三天,也得了风湿病,我也从那以后喜欢上了风雨,至现在我都不喜欢打伞,而母亲不能再碰到冷的雨水了。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生活所迫每次离开家都不知多久才能回家,每一次的远出都走那条熟悉的泥巴路踏上绿皮火车,去那未知的都市寻找那所谓的梦想,我记得最深刻的一次是母亲和我一起踏上绿皮火车,那天母亲是去一个叫泸沽的地方买东西,而我是去远方寻梦,那可能是我长大后与母亲同在一辆火车,从老家到泸沽大概是四个小时多,上了车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母亲跟邻居人在聊天,而我也拿起手机写起我所谓的文章,写着写着不知不觉车子就到泸沽,母亲走到我旁边说“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喝酒不要惹事做好自己该做的”,说完母亲就下车了,而我也坐回位子上接着写所谓的文章。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熊熊燃烧的火是母亲照亮我前程,那山间里香喷喷饭菜是母亲做的,擦干我第一滴眼泪的母亲,风雨里为我遮风挡雨的母亲,此生作为你的儿我就不后悔,只是我还没让你享福你就老了,我那为我操心了一生的母亲,你别那么辛苦了,你养了我一生,现在该是我孝敬你了,母亲古拉得苏阿莫你虽然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然而,对我来说你却又是最特别的——母亲。zO8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图片来源:新华网,李明摄)
发布: 阿布亚 编辑: 阿布亚 返回顶部 ↑